ca88娱乐平台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07|回复: 0

敬悼余光中, 兼忆蔡思果

[复制链接]

12

主题

12

帖子

38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38
发表于 2018-3-20 20:29:0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原标题:王洞︱敬悼余光中, 兼忆蔡思果

余光中
文︱王洞

余光中先生于2017年12月14日辞世,我是两天后,看了老同学杨庆仪的电邮, 才知道的。光中先生与先夫夏志清是很要好的文友,因之我和余夫人范我存及其女公子余姗姗都很熟, 虽知余先生一年来身体很弱,噩耗传来,还是很难过。 我不仅失去了一位好友,余先生的家人失去了亲人,中国更失去了一位文豪。像余先生这样学贯中西、精通绘画音乐的大诗人、大散文家、大翻译家,可谓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。

夏志清与太太王洞
我读过傅孟丽女士所著《余光中传——茱萸的孩子》(台北,《天下远见出版公司》,1999),从而得知余先生1928年9月9日重阳节出生,是佩带茱萸香袋,登高望远,把酒赋诗的好日子,天生注定将为大诗人。余光中籍贯随父亲余超英,是福建永春人;按出生地,是南京人。因为母亲孙秀君是江苏常州人,在江南长大,自命“茱萸的孩子,南方诗人”。
1937年, 余先生跟随母亲从常州到上海,投奔父亲,哪知父亲早已随国民政府迁往武汉。没有父亲的消息,只好落脚上海法租界,插班小学四年级,开始学英文。两年后,余先生又随母从上海乘船到香港,经越南、昆明、贵阳,辗转来到重庆与父亲会合, 在南京青年会中学住读。 1947年高中毕业,考取了北大和金陵大学。因国共内战,国民政府节节败退,北京岌岌可危,余先生进了金陵大学。十九岁已经开始写诗,译诗,向校刊、报社投稿。1950年6月来到台北,考进台湾大学外文系, 插班三年级,受业于梁实秋先生, 经常向《中央日报》《新生报》投稿,很受好评。1952年出版了《舟子的悲歌》。两年后, 与同好成立《蓝星诗社》, 对抗纪弦为首的《现代诗社》,反对“移植西洋的现代诗到到中国的土壤来”。
余先生反对硬生生地模仿西洋诗; 主张在以西洋诗的形式写新诗时,也可以融入古诗,写白话文时,也可以夹杂文言。他的诗和散文里有画有音乐。他从小就有绘画的天才,因为逃难,看过峻山崇岭,蜿蜒江河,浩瀚大海,爱画地图。在美国爱荷华( Iowa)留学时,师从李铸晋(1920-2014)专攻艺术。 余先生虽长住台湾香港,常来欧美讲学游历,他爱看梵高(Vincent van Gogh)的画,爱听披头士(The Beatles)的摇滚乐,也爱听鲍勃·迪伦(Bob Dylan)、琼·贝兹(Joan Baez)的民歌,把它们都融入他的诗里。他的诗不仅可吟, 有的还可以唱, 歌手杨弦就多次谱曲演唱余先生的诗歌。余先生写诗为文,不仅力图流畅,而且创新,在“重上大度山”里, 有“星空,非常希腊”一句, 常被人断章取义,以讹传讹,变成了“天空非常希腊”,遭人嘲笑。
余先生左手写诗, 右手为文,还有第三只手翻译。他翻译过许多名著。在金陵大学一年级时,就尝试翻译拜伦、雪莱的诗,发表在校刊上。大学毕业,被派到国防部服役,为了排遣军中寂寞,对女友的思念,余先生着手翻译了梵高(Vincent van Gogh)传。 余先生很喜欢王尔德(Oscar Wilde)的妙语警句,于1983年翻译了王尔德三幕喜剧《不可儿戏》(The Importance of Being Earnest)。余先生翻译了不少名著:有些是英译中,有些是中译英,他的译作都能达到“信”、“达”、“雅”, 称其为翻译大家,当之无愧。
余先生是位有争议的文学家,因为他不顺应潮流,敢说真话。例如1960年代,与以纪弦为首的《现代诗社》对抗, 反对“横的移植”。1970年代,乡土文学盛行,余先生写了一篇三千字的短文,“狼来了”(见1977年8月20日《联合报》副刊),揭穿乡土文学的假象,引起左派作家的攻击,并诬指余先生告密。其实余先生同夏志清一样,对乡土文学作家,如黄春明、王祯和、七等生是很推崇的。我认为以余先生的地位、人格,“告密”是不可能的,况且余先生人不在台湾。
1974年至1985年,这十一年中余先生应聘在香港中文大学,担任中文系系主任,除了1980年去台北师范大学客座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ca88娱乐平台

GMT+8, 2018-12-16 06:50 , Processed in 0.750499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